挤公交挤出晚年余热

admin 社会 2019-11-08

挤公交挤出晚年余热

怕上班迟到,我一直是赶早班公交车。同在站点等候的,还有学生,更有免费乘车的大爷大妈们。

上车的人一多,挤挤挨挨,有人私下便对老人在上下班高峰期乘车颇有微词,甚至希望政府部门能出台相关措施错开这个时间段。每每听到这样的不满情绪,我心里是尴尬的,因为自己大姐就是挤公交老人队伍中的一员。

大姐每天早起伺候好老妈后,就赶早班5路车去早市买菜,然后转7路,再乘2路直接去体验馆做理疗,按摩全身通经络的那种。退休两年了,风雨无阻,简直比上班时还忙活。看着大姐乐此不疲的样子,我感觉不可思议,免不了劝她:都退休的人了,还要每天把时间安排得那么紧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其实,我心里是怕大姐会受骗上当,高价购买所谓的保健品。

一直不放心,前段日子趁在家养病,我就跟随大姐,当了一回花钱挤公交的“大妈”,来到理疗馆。有点出乎意料的是,这里没有产品推销,四十分钟的按摩床和四十分钟的理疗床都可以让人在按摩中睡上一觉,或者说点家长里短。

旁边坐着位阿姨,一看就是个热心肠的人,特别爱说话,喋喋不休地对我说着自己的事儿。原来,阿姨姓刘,女儿32岁就因颅内大出血离开了她。刘姨受不住痛失女儿的打击,患上重度抑郁症。在后来长达四年的光阴里,她依赖大把的药物活着,每年要住院治疗一两次。老伴卢叔辞去工作,天天陪伴着不离左右,领她上山挖野菜散心;儿子担心,不得不工作家里两头兼顾。后来,刘姨跟着老伴每天赶乘六趟公交来了体验馆。

一旁的卢叔说,也记不得啥时候开始,刘姨变得爱说爱笑了,赶公交时也兴致勃勃,反正半年后去医院检查,身体各项指标绝大部分正常,看着判若两人的刘姨,连医生都惊讶不已。刘姨说,自己最开心的还是儿子终于能够安心工作了。

听着刘姨他们的话,我突然理解了大姐和姐夫,以及那些挤公交的大爷大妈们,他们的乐此不疲,正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他们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年轻时都经历过困苦的生活,中年以后更是把一切都奉献给了工作、父母和子女,从未顾及自己。老了,退休了,突然闲了下来,有了大把时间,才发觉自己是那么孤独!60岁,成了大爷大妈们生活的一个大转折点。

为了给孩子做可口的饭菜,他们挤公交赶早市买新鲜的蔬菜;为了节省每一分钱,他们大清早挤公交去大型超市买特价品;为了让子女安心工作,他们挤公交接送孙子孙女上下学;为了有个好身体,不拖累子女,他们挤公交去公园锻炼身体,或去听宣传课,不惜购买保健品……

眼前生活多姿多彩,如此美好,那些挤公交的大爷大妈们,为子女着想的同时,也在幸福地体验着年轻时未能过的生活,我们是否还忍心给予苛责?文/孙黎

本版图片源自视觉中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