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石首残疾夫妇以残缺之躯书写坚韧励志人生

admin 社会 2019-11-18

湖北石首残疾夫妇以残缺之躯书写坚韧励志人生

奶爬哥陈海林张佑桂夫妇

东方吐露大片鱼鳞纹的时候,童家岗村被奶爬哥家的走地鸡打破宁静。

叭的一声灯亮了,护场的奶爬哥穿好衣裤,撑动独把车进入鸡场内部。

奶爬哥蹲在地上用镰刀将老南爪劈砍成小块小块,鸡鸭喂食用。

几百只跑地鸡咕咕叫唤走出鸡舍,有的啄食地上的老南瓜,有的扎进荒地,三三两两没入林间。

奶爬哥家,彩条布破落下来,地上堆满农具杂物。后门上方悬挂着一块政府授予的先进单位牌匾。

陈嫂在准备早饭,鹅米豆加秋茄子,韭菜煎鸡蛋饼。

陈嫂大奶爬哥三岁,慈眉善目,年轻时是美人胚子。

炒菜时,陈嫂一度走神。

饭菜做好,趁老公未回之际,陈嫂进了猪场。

猪场分前后三栋,可同时容纳600余头生猪,如今空空如也,一派颓废。最里间的猪舍里,老母猪见到女主人,迎上前哼哼几声,与女主人默默对视。

此前,老公负责猪场的清扫,打针防疫,消毒杀菌;自己负责猪饲料搬运,投食,百斤重的饲料每天搬运上百袋。

出虾时节,老公每天凌晨两点起床,起虾,投食,卖虾,运送饲料,喂鸡喂鸭,一天到晚忙个不停。

其间苦楚不堪回味,陈嫂以掌拭泪……

湖北石首残疾夫妇以残缺之躯书写坚韧励志人生

连年猪瘟 年出栏2000头的生猪场如今一头不剩

300多只走地鸡喂的是五谷杂粮,另外散养了一百多只鸭。待到来年春上,母鸡开始集中产蛋,产出来的蛋作为种蛋出售,价格不菲。土鸡则供应周围的农庄,三十块钱一斤。

大清早,奶爬哥在靠近鸡舍的高台上,着手搭一座鸭棚。冬天到了,鸭群尚无栖身之所。

早八时许

忙碌了两个小时的奶爬哥收手,扶起倒地的独把车,用力撑出鸡场。

奶爬哥的猪场与老村部首尾相连,一长排猪舍有几分气势。曾几何时,猪场年出栏生猪2000余头,就横沟市镇而言,算得上养猪大户

奶爬哥左腿后蹬,右手撑桑木棍保持平衡,整个身体落于后座,借助自行车前后轮运动一路滑行到家。

独把车早已锈迹斑斑,没有脚踏板,没有车链条,车把手也锯了一只,仅保留了大梁、后座、钢圈轮胎,加一根握得发亮的桑木棍,成为奶爬哥风雨飘摇数十载的交通工具。

一下雨,房顶四处漏水。原指望今年生猪出栏后,一部分还债,一部分翻盖四间平房。谁知道天公作难,打碎了梦想。

尽管早上的饭菜简单,奶爬哥仍然倒了半缸子白酒,杯酒慰风尘。

奶爬哥笑称:酒瘾来了,即使一碗泡面也能下酒半斤。但自律,从不喝醉。

小儿麻痹症之初的奶爬哥完全靠四肢爬行,后来左腿恢复了一些力气。偶然学会喝酒后,浑然发觉右腿恢复了一些知觉,便认为是喝酒促进血液循环所致,于是乎,一日三餐无酒不欢了

湖北石首残疾夫妇以残缺之躯书写坚韧励志人生

一场小儿麻痹症导致奶爬哥依靠独把车行走人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