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机枪骡”的故事

admin 军事 2019-06-12

有天早晨,炮排到村外训练,几名战士赶着一群骡马走进训练场。这群骡马的任务就是驮重武器和弹药,是部队的得力助手。其中一匹黑色的小军骡,在副班长的催赶下很不情愿地迈着碎步。小军骡肚皮鼓鼓的,样子很难受,我们便围上前观看。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小机枪骡”的故事

“小机枪骡”的故事

■王树仁

我是1950年第一批进藏的老战士,回首往事时常常想起一匹军骡。这匹军骡从淮海战役到进军西藏、驻防察隅边防,一直跟随着部队,是当时我所在部队中唯一一匹退役后享有军粮配给的骡子。

1950年3月,我所在的14军42师126团1营进驻云南鹤庆逢密村休整、训练,为进军西藏做准备。5月上旬,我和战友王长奇奉命从1连调到营机炮连炮排,担任迫击炮炮手,与这匹功勋卓著的军骡有了接触的机会。

有天早晨,炮排到村外训练,几名战士赶着一群骡马走进训练场。这群骡马的任务就是驮重武器和弹药,是部队的得力助手。其中一匹黑色的小军骡,在副班长的催赶下很不情愿地迈着碎步。小军骡肚皮鼓鼓的,样子很难受,我们便围上前观看。

我问,这小军骡是不是怀崽了?立即招来战士们的笑声。赶骡子的副班长说,这骡子病了,排泄不畅,赶着它走是帮助它消化。

打那时起我就关注起小军骡来。小军骡浑身黑得发亮,个头比普通骡子小,比毛驴稍大,远看像毛驴,近看是骡子。

机炮连有一个饲养班专门管理照顾这群骡马,忙的时候,则从其他班轮流派人协助,我也被抽派去帮过忙。有一次对骡马进行防惊吓训练,连队派给我燃放鞭炮的活。鞭炮响起,有的骡马又蹦又跳的,把牵缰绳的饲养员累得够呛,小军骡表现得很平静。饲养班班长刘安荣给我讲了好多小军骡的故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