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懂《地球》?读完这篇应该就懂了|开寅专栏

时间:2019-01-05    来源:枪稿

《地球最后的夜晚》正在重现《刺客聂隐娘》式的尴尬。

而且,更广的宣传和更高的票房,引发的口碑危机还要远胜后者。

当然,问题的根本在于,本以为点了一份甜品的食客,等来的却是一碗烈酒,难怪差评如潮。

实际上,《地球》可能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个人、最暧昧、最复杂的一部艺术电影,“看懂”本就是奢望,但下文足以让你摸清毕赣葫芦里卖的是什么。

《地球最后的夜晚》:欲望的虚晃一枪

文|开寅

作者简介:笔名九只苍蝇撞墙。曾在法国学电影,一不留神拿了个索邦大学的电影学博士证书在家摆着看。还曾是九十年代传奇的《戏剧电影报:环球综艺》的创始人之一。

看不懂《地球》?读完这篇应该就懂了|开寅专栏

01

《地球最后的夜晚》进行到三分之一处,导演毕赣安排黄觉坐在二楼的窗前。透过窗口,我们看到延伸的铁轨上,一列首尾难辨的火车驶过。镜头向右平摇,在黄觉身旁摆放的玻璃箱中,有一条缓慢蠕动的蛇。当他起身离去,镜头回摇,那辆火车已经首尾互换,原路驶回。

看不懂《地球》?读完这篇应该就懂了|开寅专栏

在古埃及的炼金术中,曾经衍生出一个代表无穷循环的衔尾蛇图案。一条蛇咬住自己的尾巴自我吞噬,在消灭自己的同时又赋予自身新的生机。由它派生出代表无穷的符号“∞”,又和拓扑学中的莫比乌斯环有了内在的对等联系。

在镜头中两次出现了同一辆火车,它头尾互换往来行驶,和玻璃箱中的蛇搭配一起,恰好构成了衔尾蛇符号的无穷循环涵义。它暗示着影片中存在的莫比乌斯环状结构,不仅仅停留在叙事层面,也深入了人物内在的情感纠葛方式。

看不懂《地球》?读完这篇应该就懂了|开寅专栏

热门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