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调查|“小近视”寒假扎堆看眼科 儿童青少年防近视只靠医院远远不够

admin 养生 2019-02-11

民生调查|“小近视”寒假扎堆看眼科 儿童青少年防近视只靠医院远远不够

图说:上海市五官科医院副院长周行涛正在为小患者检查 医院供图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目前我国近视患者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去年8月,国家教育部、卫健委等八部门制定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公布,儿童青少年的视力问题成了“国家大事”。

寒假是眼科就诊高峰,孩子们扎堆看眼睛、配眼镜,眼科门诊堪比春运现场。这是记者连日来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看到的场景。不断攀升的青少年近视率,有没有办法降下来?孩子的视力问题,怎样才能有效控制?在医院里,医生和家长都有话要说。

民生调查|“小近视”寒假扎堆看眼科 儿童青少年防近视只靠医院远远不够

图说:医生为小患者扩瞳验光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摄

近视低龄化高度数化

早上6时多,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副院长、上海眼视光学研究中心主任周行涛教授已经早早地赶到宝庆路分部,为周三上午的特需门诊做准备。此时,挂号窗口已经排起长队,保安拿着大喇叭维持秩序,门口的白板上写着“温馨提示”,周行涛的特需门诊已满,但为方便那些专程赶来看病的外地患者仍会适当加号。寒假里,宝庆路上的屈光门诊每天要接待超2000人次的患者,其中近视小病人占了八九成。

周行涛穿梭在人群中,前往2楼诊室。每天大量的工作让他养成了做事高效的习惯,说话快、走路也快。其间,他不断被眼尖的患儿家长拦住,停下来解答。“近视的孩子太多了,家长急,我们也理解!”

8岁的晟晟做好检查,两个眼睛都有150度的近视。妈妈告诉记者,放假前孩子说看黑板有些模糊,想不到一查就是近视。她十分焦虑,也有些无奈地说,现在电子产品普及,学业压力也很重。“我们能不能戴OK镜?”周行涛回答,通常9岁以上孩子可戴OK镜,现在可以先配眼镜矫正。

4岁的婷婷从无锡赶来,她的屈光检查报告显示:左眼750度,右眼550度,属于高度近视。“当前我国青少年近视呈现低龄化特点,学龄前就已经度数这么高的孩子还不少,如果不干预,度数增长非常快。”周行涛说,“近视成因分为先天因素和环境因素,由先天因素为主导致的高度近视,其患病率较为恒定。而后天环境因素中,生活方式特别是户外活动不足、学业负担过重等引起的近视越来越明显。”

“我国儿童青少年的近视率可以高达30%~50%,在高中阶段,近视率达60%以上,发达的大城市比例会更高。”周行涛说,他和团队最近还到一些高中做调研,发现近视的比例超过了75%。每次遇到度数特别高或者情况特殊的孩子,他总要把信息拍照保存,或者用笔记录下来塞在口袋里,门诊结束后再整理,便于跟踪随访。周行涛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各色纸片,上面写着一些非常特殊的高度近视孩子及相关的患者信息,“病人太多,这些还没来得及整理。”

民生调查|“小近视”寒假扎堆看眼科 儿童青少年防近视只靠医院远远不够

图说:寒假里,五官科医院每天人满为患 新民晚报记者 左妍 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