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周强:个体的欲望不断放大,最后由谁来承受这一切呢?

澎湃新闻网澎湃新闻网 社会 2020-06-29 20:16:13

2020-06-29 17:4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文 | 草西

行走

北方的冬天令周强兴奋,身为一名艺术摄影师,他需要苍茫的迷雾感;但由于出发的时间早了些,那里还是柳绿花红的模样。

2019 年 9月,周强从成都出发,坐火车抵达西安,背着他的禄莱3.5F胶片相机,穿行陕西、山西和河南三省,去了至少 20个城市,三四十个村庄。一个月下来,他拍了 21 卷、200 多张照片,从中挑出了三五张可称之为“作品”的照片。从 2017 年 8 月拍下第一张照片起,周强用完了200 个胶卷,按一卷 12 张算,少说也有上千张。

一切都不是事先安排好的,除了行走这一创作手法外。从最初理性的构思,到按下快门时感性的冲动,中间的过程充满了偶然和运气。

窗外的风景咆哮而过,来不及看清就被挡在了后面。“走路就不同,我看到了、感受了。”当时,周强正在阅读《铁道之旅》一书,他留意到,随着交通工具的升级——从马车、火车到飞机,人类的感受空间急剧压缩。

“行走对我来说,是一种修行。”周强从《悉达多》中,领悟到人的修行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去庙里。在路上,随着前途的不确定性,周强愈发贴近一清二静的自我。

从大同到朔州的 200 公里,他走走停停了 6 天。一日,周强沿着荒窄的省道,穿梭于山间。眼见天色越来越暗,落脚的地方尚未找到,他着急起来。“如果我是一个女孩,人家可能就停车了。这个社会还真是男女有别。”他继续朝前走,几公里后终于见到山上有人放羊。走近一瞧,是一位 50 多岁的大姐。道明来意,大姐爽快地领他回了家。也许是空间密闭,又或者人员复杂,生活在城市的人不大接受陌生人到家里住。但是,在农村找个地方住“太容易了”,人们也热情。为表真诚,周强承诺替大姐拍照,回成都后洗出来寄给她。大姐不计较这些,将周强安排在靠左的房间。北方人习惯讲东西,但周强分不清,他只记得屋里有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