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娘的心情感悟

阿宅社会阿宅社会 社会 2022-08-13 19:01:05

有些事一旦错过,即成终生遗憾,越想烂在心底,却越受煎熬。娘,农历“七月半”,如果您魂归阳间,我想跟您倾诉。

2016年4月26日上午,您去世前三分钟,眼角渗出一滴泪珠。人到油尽灯枯,泪是极伤感的象征。娘,您为什么呢?

在场的大姐和弟弟一眼看出,是我没有及时赶到老家,为老娘送终,您终于生我气了。

娘有六个子女,我行三,面相最像您。农村谁家茶壶嘴巴多,谁家势力强。两个姐姐之后,我的呱呱落地,您和父亲心底才落下一块大石头,从此,您的音调高了八度。老辈人说,我小时嫩白嫩白,人见人爱,但只喜欢穿着干净、面好相善的,洁癖也像您。我成了您裤带上一块玉,上山下水都系着,生怕有个闪失。

闪失还是发生。有次,您在生产队晒谷场打麦,几岁的我,嬉戏时,突然从仓库楼上摔下,我头碰青石板,血肉模糊。身为乡村医生的您,吓得直哭,抱着我直奔家里包扎。末了,您把颜色、大小相似的两截甘蔗和木棒,同时递来,试试我,我毫不犹豫接过甘蔗,您才卸下点愁容。

十里八乡的人依旧来我家看“稀奇”,我五岁半启蒙,一目十行,过目成诵,吸引不少看客,出各种题目考我,我对答如流。这时的您,自豪得像个有成就的艺术家。

初中跑通,我每天要走二十里山路,您两头见黑给我做饭。老母鸡下蛋,您总是或炒或蒸给我吃。高中寄宿邵阳县四中,我回家,您总要搜肠刮肚给我打牙祭。临行千叮万嘱,还要搜肠刮肚打发我米和菜。有时您干脆挑着东西和叮嘱,步行三十里送到学校。就连多病待补的父亲,也常常被怠慢。我高考那年,父亲患癌,您送他到长沙动手术,天大的事都瞒着,生怕影响我。

那时,家乡贫瘠,死水一潭,您和父亲千辛万苦哺养子女。为了保我读书,只得狠心,让同样好学的两个姐姐和大妹辍学。再穷,晚上也点两盏小油灯,其中一盏给我写作业。您每次翻出几角几块递给我,我都深深感觉它的体温和沉重,娘,您攒这些学费不知花了多少心思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