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的中国95后骑手,兼职的核酸检测志愿者

美国侨报网TB美国侨报网TB 社会 2020-05-22 18:24:08

核算检测志愿者王硕

【本报特约记者凌云5月22日报道】带上头盔,骑上电动车,王硕穿梭于街头巷尾。从兼职到全职,从外卖骑手到站长,中途还前往武汉当了武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核酸采样志愿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王硕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体验。

“有一点迷茫,但喜欢尝试。有一点冲动,但敢于冒险。”这就是新疆小伙儿王硕的生活。

“跑偏”的骑手,认真送完每一单

王硕1995年出生,2016年从湖南医药学院医学检验技术专业毕业,用他的话说成为外卖骑手有一点“跑偏”。

毕业后,王硕的职业选择有诸多尝试:进入湖南一家主攻结核检测的企业从事生产研发方面的工作;在新疆吐鲁番市一家医院负责体检中心筹备相关工作。他慢慢发现,自己并不是很喜欢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医院的工作环境也不适合自己。

2019年7月,王硕买了一量电动车,想利用空余时间跑跑外卖,作为自己职业选择的过渡。

像王硕一样有类似想法的年轻人不是少数。根据阿里本地生活旗下“饿了么”发布的《2020外卖骑手群体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饿了么蜂鸟即配骑手平均年龄为31岁,其中90后占比约为47%。95后新增注册骑手同比增长1.5倍。骑手职业已经成为许多地区年轻人就业的新选择。骑手学历呈逐渐走高趋势,大学生整体占比接近2成。从跑单地域来看,山西、河南等省份大学生骑手占比较高,超过3成。

随着对配送操作流程、路线,以及对商家的出餐速度都熟悉之后,王硕每日的接单量也从几单迅速变为几十单。他重新审视这份职业时,发现了这份职业的“两面性”:一面是阴雨路面湿滑等极端天气下的辛苦,另一面是时间自由,收获正面反馈的温暖。

“有一次我给顾客配送两大袋子的冷饮,他当时非要给我两个水果表示感谢,虽然我没要,但是也能感受到别人真诚的反馈。”王硕认为,深处服务行业做自己本职工作时能够额外收获一声“谢谢”,也让人觉得心里温暖。

如今,王硕从一名普通骑手成为了长沙秀峰站站长。“铁打的站点,流水的骑手,很多人选择这份工作的初衷都是,希望将其作为自己的职业过渡或者一种补贴生活的方式。我没有对他们说‘好好做骑手,月入过万,买房买车’这种话。我只想告诉他们,无论在这个岗位做多久,都要认真完成自己的每一单,正视这份工作。”

王硕现在更多是完成站点内的培训和调度等工作,用他的话说,与其说是站长,不如说是“家长”。在王硕的骑手团队里有几个18、19岁,刚刚步入社会的“孩子”,他每天不断提醒着他们戴头盔等安全事宜。“骑手的速度不是靠飙车,而是依靠你对路线和环境的熟悉程度。”

“安全第一”这是王硕最想对团队年轻骑手说的话,他感觉到自己现在身上肩负的责任更重了。

王硕(左一)当志愿者期间最后一次出任务

疫情期间,“骑手”贡献自己的力量

根据报告显示,新冠疫情期间,许多居家隔离的市民通过骑手的帮助,买到了药品、新鲜蔬菜等。一位骑手平均每天可减少24位市民外出。以武汉为例,跑腿单是疫情前的五倍多,骑手单日的跑腿距离总和是过去的3倍多。

很多外卖骑手选择利用这样的方式为市民提供便利,王硕则更希望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深入一线,贡献自己的力量。经过多方联系,2月17日晚抵达武汉,随即成为了武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核酸采样一名志愿者,主要进行核酸采样的工作。

“别人都说把口罩带好的时候,我们让人把口罩取下来。”在他看来这是一份有一点危险的工作,因为他的取样对象多为疑似或者与新冠肺炎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

穿上隔离衣和防护服,戴上两层口罩,粘好防护服的领口,王硕明显感觉呼吸困难,“如果哪一次没有这种感觉,我还要担心自己是不是没有穿好防护服。”

王硕坦言,在刚开始的一两天会非常担心自己被传染,但是他明白“只有先做好自身防护,才可能帮助别人”。

在作志愿者期间,王硕遇到了各行各业的人,是他们支持自己一路前行。“我曾遇到一名大学体育老师,疫情期间原本他可以在家过轻松的日子,但是他选择成为志愿者,为医务人员、工作人员等提供接送服务。”

因为学习医学专业背景的关系,王硕不认为自己是疫情期间的“逆行者”,“我可能是有一点冲动,但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

四十天的志愿服务工作结束后,王硕又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工作与生活中去。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一直在外卖骑手行业,随时有可能离开,但只要在这个行业干一天,就会对自己的工作负责。(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