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从免疫到代谢,肠道如何成为人类第二个大脑?

陈述根本陈述根本 科技 2020-09-27 09:02:55

文/陈根

现代科学认为,人体细胞占身体内细胞总量的43%,而其他部分则由非人类的微生物细胞群组成。其中,人体内的肠道菌群种类繁多,包括了至少100万亿个细菌,是人体细胞总数的10倍,分属1000多个种。

人体肠道菌群按来源分类,可分为原籍和外籍菌群,原籍菌群多为肠道正常菌群,除了主要的细菌外,肠道微生物还包括病毒群、真菌群、螺旋体群等。这些肠道菌群按一定的比例组合,相互制约、相互依赖,在质量和数量上构成生态平衡。

肠道微生物在消化、调解人体免疫功能、抵御疾病以及生产人体必须的维生素方面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些庞大的菌群被越来越多地证实与大脑之间有着隐秘的联系,这些联系的揭示也带来了关于心理和行为的新见解。

肠道是人类的第二个大脑

人类肠道中有超过1亿个神经元组成的复杂网络,于是,肠道神经系统通过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系统与中枢神经系统进行交流,通过免疫途径、神经内分泌途径和迷走神经途径形成“肠-脑轴(gut-brainaxis,GBA)”。

因此,肠道也被认为是人类的第二个大脑。

事实上,脑-肠轴在维持体内平衡方面的重要性早已得到认可。然而,作为肠-脑功能关键调节者之一的微生物群的出现则使人们构建了微生物-肠-脑轴的平衡模型,并逐渐认识到微生物-肠-脑轴(microbiota-gut-brainaxis,MGBA)的重要性。

首先,肠道菌群能够直接或间接产生的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节剂。并且,产生的这些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节剂与人体细胞产生的神经递质和神经调节剂完全匹配,并在人体中得到广泛应用。

比如,多巴胺、5-羟色胺、谷氨酸、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和γ-氨基丁酸等,这些神经递质能够激活肠道神经系统,经迷走神经和脊神经介导将信号传至中枢神经系统引发兴奋或抑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