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从免疫到代谢,肠道如何成为人类第二个大脑?

陈述根本陈述根本 科技 2020-09-27 09:02:55

事实上,不论是以担心或恐惧为特征的焦虑障碍,还是人口愈发庞大的抑郁症,人们通常把其归为“精神疾病”类进行研究。然而,尽管这些疾病的确切病因仍然未知,但目前,科学已经提出了几种可能的神经生物学机制,包括脑内的化学失衡,炎症和应激。

例如,脑内关键神经递质如5-HT、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的减少,激素如皮质醇的变化,神经内分泌途径的改变,炎性细胞因子如IL-6的增加,以及与疾病和炎症有关的白细胞,这些已经全部被证实与焦虑和抑郁有关。

从某种意义上说,肠道已经成为人体的另一大感觉器官。而显然,对于这一感觉器官的研究也已成为了科学努力的方向。

此前,来自费城的一组研究人员就系统地测试了大鼠肠道内的微生物群落对大鼠情绪和心理易感性的影响。研究人员将实验大鼠分成两组:社会冲突组和放松组。放松组大鼠仅仅在自己的领地上休息,而社会冲突组的大鼠则被放到另一只好斗的大鼠的领地上,以引起紧张的互动。研究人员分析了所有大鼠的粪便样本,以比较它们肠道内不同的微生物群落。

在社会冲突组中,出现了两种类型的大鼠。有些大鼠在入侵另一只大鼠的领地时表现得很有信心和韧性,很长时间后才表现出少许失败的迹象。另一些大鼠则很脆弱,更快地以仰卧三秒的方式投降。

经过几天的反复社会冲突,大鼠的肠道微生物群落开始改变。

与没有经历过冲突的放松组大鼠和自信面对挑战的韧性大鼠相比,脆弱大鼠的肠道内有着更多的放线菌;与放松组的大鼠相比,它们体内的杆菌和梭菌含量也更高,而拟杆菌则更少。

相比之下,有韧性的大鼠肠道看起来更像放松组老鼠。虽然在所有社会冲突大鼠中都能发现应激的微生物效应,但应激对脆弱大鼠肠道细菌的影响最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