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平市委斜对面这家豆腐脑店,你去过吗?

二三里资讯咸阳二三里资讯咸阳 养生 2020-01-14 22:03:04

原题/豆腐脑 文/刘尊建

豆腐脑,记得好像是九零年那会才吃过。那时候,村子里有一家豆腐房,每天下午做豆腐,到五点多,便有豆腐脑了。在田地里忙了一天的人们回到家,着急做晚饭。孩子们早早闻着了豆腐脑的香,馋猫似的缠着大人,哼哼唧唧,搅得大人婆烦,每人给二毛钱,于是就乐得一蹦一跳地拿着大小不一的碗跑了。

开豆腐房的是我本家的亲戚,和村子里的所有人都熟悉,不论谁家孩子夹碗来了,一毛就一毛,二毛就二毛,那怕没拿钱的都给娃们盛满。有些老人也拿个大老碗,给五毛钱,就能盛的溢出碗边。一铁桶豆腐脑,一会功夫就舀完了,黄昏的村庄里飘浮着豆腐脑的清香气。

有些老人家端回豆腐脑,洗几根蒜苗,切碎,撒在碗里,调点盐,滴点醋,就是一餐美味。一般娃们端到家,就剩半碗了,本来就走的慢,还边走边顺着碗边沿喝,等大人把调好的蒜泥水水舀几小勺,再撒点绿菜花花,娃们就兴奋地不得了,垫垫脚够着要大人手里正在撒佐料的豆腐脑碗,嚷嚷着“给额,给额”。村子里只有老人和孩子才有这口福,九零年家家经济不太宽余,大多数人尽量不去谋嘴。都知道人家做豆腐也挺不容易的,一毛二毛的给娃能盛满满一碗豆腐脑已经非常不错了。

太感谢开豆腐房的本家亲戚,回回两个娃端的豆腐脑,只吃多半碗,已是小肚肚圆了。娃剩下的我常常连汤带水一扫而光,那个香啊,难怪娃们争着吃呢,就觉得,这豆腐脑恐怕是世间最好的美味了!或许,这是井底之蛙的看法,可那时在农村豆腐脑的确是最好的吃食。

来到县城这几年,走在街上,见许多小吃店都挂着“乾县豆腐脑”的招牌。偶尔去过几家,老板都说自家的豆腐脑是乾县正宗的做法。究竟正宗的乾县豆腐脑是啥样子,啥味道,不得而知。反正再也吃不出九零年前后那种味道,那种回味起来永远忘不掉的味道。

一次路过县门东街,教育局东边二百米,有家乾县瓦罐豆腐脑,感觉招牌有点特别,索性走了进去,找一找三十年前的感觉。小老板二十出头,身体富态,人是挺热情的。待坐好后,麻利地盛来一小碗豆腐脑。霎时,久违的味道传入鼻孔,尤其那油泼辣子的香爨(cuan)更是精妙,吃上一口,舍不得下咽,闭着眼睛,让香气慢慢流遍全身,对比着三十年前的味道,真是没法比呀!那适量的调料恰到好处,一小碗吃完,有想再来一碗的冲动,忍忍还是算了吧,美味还是慢慢的品来!三十年前那味道是地道的豆香味,这家瓦罐豆腐脑的味道是豆香,辣子香,调料香,三香合一,其韵味就更悠长了,难怪每天早上顾客满座。

好的吃食值得怀念,好的美味回忆犹存。尤其在现代社会,物质丰富,人们的味觉是非常敏感的,弄虚作假,以次充好是行不通的。只有踏踏实实,本本分分,货真价实,才能吸引顾客,才能留住顾客。酒香不怕巷子深,货好不愁没顾客,愿细水常流吧!愿兴平人民都能吃上放心、味美的“豆腐脑”!

来源:醉美新兴平

(MX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