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未了‖故乡的鞭炮串门访友

人民资讯人民资讯 宠物 2022-01-19 16:04:01

本文转自:齐鲁壹点

小寒之后是大寒,中间或许有雪,大寒之后,走亲访友的多了起来。天蒙蒙亮,就听着猪叫,撕心裂肺的,传出去很远。“杀猪了,杀猪了。”弟弟有时在被窝里吆喝,不一会又睡着了。“啪啪”鞭炮的响声又开始吵醒清晨,闻着空气中的烟硝之味。太阳出来,左邻右舍的传来鸡的惶恐叫声,“噶哟”“噶哟”声声不绝,另外狗也来凑热闹,“汪汪汪”地追着鸡满院子跑,公报私仇的时候到了,一嘴的鸡毛。有些狗没有眼力劲,会错了意,咬错了鸡,主人也会踢它一脚,别在这里捣乱,就会听见狗委屈得叫声,鸭子与鹅则冷眼相看,这过年的气氛让它们心惊肉跳。到了九点左右,路上的白霜初化,搅动起来的村子在炊烟的安抚下沉静下来,仿佛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女孩子一个一个起来,洗过脸,胭脂尚未涂匀,带着露指手套,抱着正在纳的鞋垫,打听有没有做豆腐的,寻一些酸浆水洗头。据说用这个洗头,保持发质的乌黑铮亮,老年也不掉发。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会做上一包豆腐,做豆腐的豆子也泡上了,一夜之间鼓鼓的,碾边大娘家最忙碌,小叔子,嫂子,相约做豆腐,排队排到了二十七。推磨,磨豆子,一家子上阵,男人娇贵,偷懒,说是一转圈脑瓜子疼。年轻的后生,捯饬的漂漂亮亮,忙着到处出溜,成群结队地赶集上店,散发荷尔蒙,寻求靓丽的美女,集市之上,说书摊附近的白杨林,也是相亲的好去处,“年轻的朋友在一起,做什么都快活呀”,或者打听哪里可以赚点钱,年后打工做准备。有些地方虽然听着待遇丰厚,没有用,钱不到手,白忙活一年。挣点盖房子的钱,或者彩礼才是正儿八经的营生。串门的多,也就有了各种各样的预测方式,有的人因为吃饭咬到了筷子,有人梦见了蜘蛛,也有人喜欢观察鸡的状态,如果鸡屁股上粘着草棒,这就表明今天有客人来,黑姐说,今天他们家的母鸡拖着一根长长的草棒,这客人会是什么呢?不到中午,大姐夫就拉着一辆地排车送年礼来了,白菜,萝卜,还有鸡鱼肉面,满满放了一车。其实,这几天一般说来都是去岳母家送年礼的时候,没有结婚的也不要着急,定亲的,一般都是亲家亲自过来送上年礼。乡下人吃食少,礼数多,亲家上门,主人家一般不上桌,叔叔大爷的请过来,一是为了尊重,另一个也是沟通感情,亲戚里道的以后要多亲多近,彼此多一些关照。炒菜,主妇是不敢操刀。找到村里的厨子,糊一个高脚的炉子,提前一天就要把配菜备好。鸡,鱼,肉等,自然不在话下,最好也具备一些大料。菜好做,陪客的人难请,越是农闲时节,家里无事,陪客的这些叔叔大爷为了显示自己的忙碌与操劳,一会跑到东山,一会跑到西河,一会还要给老婆买点感冒药,三催四请,架势摆的足足的。其实前几天主人家就给陪客的说好了,或许这几日的活一定攒到今日来完成,真的不容易。亲家见面,先道辛苦。走亲的亲家确实辛苦,有时为备年礼,东挪西借,精打细算。想想陪客的也确实辛苦,为了拖延时间想尽一切办法,头发都要耗掉一些。落座也是有一番的学问,你推我让的,陪客的再大,大不过客人,客人见到实在是比自己辈分大,且又年长的,就一直这样谦让着,一袋烟的功夫也未必安排清楚,菜都上来了,主人家一看这样也不好,于是乎,就半催半就的让客人坐到主席上,主席安排好了,接下来就好多了,不过几分钟各自找好各自的位置,一旦酒席开始,推杯换盏,渐渐少了拘束,气氛放松起来,小到天气预报,杀猪宰羊,年景收成,大到国家大势,嘻嘻哈哈起来,主人家在门外听着,悬浮的心慢慢安静下来。上来了鱼,为了显示自己见过世面,陪客的要鼓噪起来,根据头尾摆放的位置,一般尾对着主席的,头对着菜口,菜口都是资历很低的,先喝三杯,等着上门的亲家喝四杯。亲家酒量浅,主人也会过来解围。好不容统容易这一道菜吃完,接下来又会上来一道鸡,大吉大思专翟利,里面又有很多的说道,坐在主席位置上的,心惊胆战,微醺的双眼,吆喝着:“喝多了喝多了。”起席出去,方便一下,让冷风吹一吹,或者找主人家讨一个好主意,千万别喝醉了,丢人可阻缩煮不好。酒品好一些的,自然是没有问题,若遇见酒品差一些的,故意给亲家难堪,非要灌醉他,这时就要看主人家眼色如何,三十六计,都要用上,让这事周全过去。亲家上门,简直要脱一层皮,直到看着亲家开心的离开,主人家才稍稍安心下来。陪客的在一起坐着,喝几杯茶叶水,聊一聊过几天准备去哪里串门,请神容易送神难,主人家陪着小心,听着他们在那里闲聊。就怕他们陈芝麻烂谷子的闲聊,一旦触动在座的某一根神经,一触即跳起来,严重的还会扭打在一起,主人家的盘子与碗稀里哗啦的碎一阵,劝架的,看热闹的,主人家的神经又要紧张起来。结过婚的,新女婿上门,也是一道考验,一桌子的年轻人,走南闯北的,聊起来热闹,也很少在乎一些礼节,紧张的倒是里屋坐着的出阁姑娘,一会掀帘子,一会掀帘子,恐怕姑爷醉酒丢人。施展娘家的泼辣,哥哥弟弟的先托付一会。有人助阵,新姑爷稍微谦虚一些,这酒场也便安全着陆。自然也有不按套路出牌的,新姑爷上门,村里的大顺婶子别出心裁,在街上随意抓了五个人过来陪酒,彼此算不上至亲,少了拘束与客套,新女婿也是尽兴而归。老女婿就不必担心,没有那么多的排场,女婿上门,关上门一家子吃饭,聊一聊一年的辛苦与趣事,有孩子的就要逗孩子玩一会,听着孩子奶声奶气的说话,院子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一直到黄昏日暮的时候,这才依依不舍,各自回家,老人家里又归于安静。兄弟姐妹之间的串门,又是另一种气氛,一切过往与不愉快,都在一杯浊酒之中,手足相守。朋友之间,许久不见,想念厉害,趁着过年,前来探望一番,菜肴不必讲究,喝到开心处,一起哭,一起笑,抱在一起,相互扶持着走过这一段岁月。听着外面的鞭炮,一年又这样过去,岁月催人成熟,也催人老。(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欢迎评论与关注)壹点号张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