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狂想 | 顾文艳

人民资讯人民资讯 宠物 2022-05-13 12:33:23

本文转自:文汇报

小区封闭的几周以前,我买了一棵树,放在阳台上。

这棵树大概有一米八,五株分枝,底部茎干稍稍向一边倾斜。树长得很不错,大叶片,青绿色的,形状不一,仔细看确实有提琴的模样。淘宝页面上说,这是一棵琴叶榕。

卖家说琴叶榕很好养,土干时浇水就行。所以我刚收到我的树,就开始认真浇水。用长嘴壶浇根茎,用喷壶浇叶片。我选的是草编盆,想着能减轻一点盆栽的整体重量。草编盆里全是一粒粒蜂窝状的陶珠,深棕色,像裹了巧克力粉的豆子。我的小狗雪诺很喜欢玩这些陶珠。阳台上本来还有一棵小一点的芭蕉盆栽,里面的吸水陶珠已经快被她叼完了。

我很喜欢我的树,但我没有给他取名字。可能是因为上一次给植物起名字的结局不太理想。那是前几年刚入职的时候,隔壁办公室的刘老师送给我们办公室一株扦插盆栽,俗名不死鸟,落地生根,极易存活。一开始,我们担心办公室朝北,终年晒不到一点日光,不利于不死鸟长生。刘老师说用灯光照也行。于是我们欣然接受,给不死鸟起了个相当独异的名字,叫卡夫卡。可没过几个月,卡夫卡就枯朽了。后面再回忆起来,如果没有给不死鸟命名,不死鸟也许就不会死了。

从这次失败的养植经历中可以总结出以下两条经验:第一,名字有魔法,第二,光合作用相当重要。我的树一来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的阳台,但这样至少表示我不用担心光照的问题了。我每天出门前给它拼命浇水,敞开窗户,让他从屋子里探出几把叶子,用力呼吸。我按照卖家的说明把附送的肥料兑水,一比十,浇到陶珠土里。那几天刚立春,全是晴天。窗外的空气已经开始播撒夏日躁热的承诺。这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我的树在生长。悄无声息地,枝条一点点往外,一点点长。丰厚的叶片逐渐有了皮革似的光泽,在阳光下像一簇簇鲜绿的火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华奇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华奇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发布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